Skip header content and main navigation Binghamton Universit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 Fbc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Commentaries Home page

评论

© Immanuel Wallerstein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

评论 第383号 2014年8月15日 哈里发对阵其他各方
评论 第382号 2014年8月1日 哈马斯对阵以色列:决胜外交博弈
评论 第381号 2014年7月15日 德国和美国:前所未有的裂痕
评论 第380号2014年7月1日伊拉克有两个不同的中期前景
评论 第379号2014年6月15日 圣战斯坦、沙特阿拉伯和伊朗
评论第378号2014年6月1日 俄罗斯-中国的地缘政治游戏
评论第377号2014年5月15日 中心维系不力
评论第376号2014年5月1日 新萨帕塔:二十年后
评论第375号2014年4月15日 持续核扩散
评论第374号2014年4月1日 美国国内的自由主义政治
评论第373号2014年3月15日美国-伊朗谈判:相似的困境
评论第372号2014年3月1日沙特阿拉伯:四面楚歌和胆战心惊
评论第371号2014年2月15日乌克兰分裂的地缘政治
评论第370号2014年2月1日对世界通货紧缩的恐慌
评论第369号2014年1月15日叙利亚:令各方棘手的困境
评论第368号2014年1月1日曼德拉之后的南非
评论 第367号2013年12月15日卡尔扎伊要求得到尊重
评论 第366号2013年12月1日法国的攻势外交政策
评论 第365号2013年11月15日哥伦比亚内战即将结束
评论 第364号2013年11月1日美国衰落的后果
评论 第363号2013年10月15日 参孙情结
评论 第362号2013年10月1日英雄般宽容:伊朗和美国
评论 第361号2013年9月15日 美国暂停军事打击叙利亚
评论 第360号2013年9月1日 军队掌权
评论 第359号2013年8月15日美国政府的间谍活动
评论 第358号2013年8月1日以色列/巴勒斯坦和谈
评论 第357号2013年7月15日 世界左翼与埃及动荡
评论 第356号2013年7月1日此处、彼处,到处都是起义
评论 第355号2013年6月15日土耳其:库尔德人的两难困境
评论 第354号2013年6月1日 英国寻找其后霸权身份
评论 第353号2013年5月15日 叙利亚:西方不可能赢
评论 第352号2013年5月1日 谁的利益得到金砖国家的维护?
评论 第351号2013年4月15日外逃工厂已无路可去?
评论 第350号2013年4月1日世界社会论坛:仍在迎接其挑战
评论 第349号2013年3月15日一个魅力型领导人离去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评论 第348号2013年3月1日非天主教徒要不要关心谁被提名为罗马教皇?
评论 第347号2013年2月15日突尼斯和埃及的动荡:革命的开始还是结束?
评论 第346号2013年2月1日奥朗德在马里的大风险赌注:可能引发长期灾难
评论 第345号2013年1月15日结构性危机:中期的不确定因素
评论 第344号2013年1月1日 中期展望:全球动荡
评论 第343号2012年12月15日 紧缩—以哪些人为代价?
评论 第342号2012年12月1日最近的巴勒斯坦冲突:一场新赛事?
评论 第341号2012年11月15日奥巴马赢了:现在会发生什么?
评论 第340号2012年11月1日马里:下一个阿富汗?
评论 第339号2012年10月15日美国的外交政策与美国民意
评论 第338号2012年10月1日朝鲜半岛:地缘政治纽带的未来
评论 第337号2012年9月15日基地组织还有作用吗?
评论 第336号2012年9月1日从叙利亚到巴勒斯坦:焦点转移
评论 第335号2012年8月15日子虚乌有的经济复苏
评论 第334号2012年8月1日伦敦银行同业拆放利率丑闻:为什么是丑闻? 
评论 第333号2012年7月15日巴拉圭政变:谁赢得了什么?
评论 第332号2012年7月1日核军备:可耻的伪善
评论 第331号2012年6月15日 反冲,或衰落大国无解的困境
评论 第330号2012年6月1日世界范围阶级斗争:抗议活动的布局
评论 第329号2012年5月15日欧洲选举:中间派能否支撑得住?
评论 第328号2012年5月1日五一:工会又回来了?
评论 第327号2012年4月15日蹒跚退出阿富汗
评论 第326号2012年4月1日法国和美国的选举:既相同又迥异
评论 第325号2012年3月15日以色列:它的想象与现实
评论 第324号2012年3月1日高等教育受到攻击
评论 第323号2012年2月15日 叙利亚僵局
评论 第322号2012年2月1日本•拉登陷阱:此消彼长
评论 第321号2012年1月15日中国和美国:对手、敌人、还是合作者?
评论 第320号2012年1月1日2011年之后的世界左翼
评论 第319号2011年12月15日 美国对阵各国
评论 第318号2011年12月1日全球社会正义运动的第二波
评论 第317号2011年11月15日巴黎-柏林-莫斯科轴心又回来了
评论 第316号2011年11月1日美国撤军及败走伊拉克?
评论 第315号2011年10月15日占领华尔街的巨大成功
评论 第314号2011年10月1日"基地"组织会如何评估其成就?
评论 第313号2011年9月15日社会民主主义幻象
评论 第312号2011年9月1日雅各宾主义的终结?少数群体、国家和暴力
评论 第311号2011年8月15日美国衰落的世界性后果
评论 第310号2011年8月1日争抢救生艇:欧元能做到吗?
评论 第309号2011年7月15日美国--巴基斯坦联盟:越来越脆弱
评论 第308号2011年7月1日乌马拉在秘鲁的胜利:美国的失败
评论 第307号2011年6月15日即将到来的以色列海啸?
评论 第306号2011年6月1日巴拉克•奥巴马的政治窘境
评论 第305号2011年5月15日奥萨马死了:究竟有多大影响?
评论 第304号2011年5月1日美国厌战了?
评论 第303号 2011年4月15日 中东:盟国四分五裂
评论 第302号2011年4月1日 转移视线的利比亚冲突
评论 第301号2011年3月15日利比亚和世界左翼
评论 第300号2011年3月1日变革之风--在阿拉伯世界和其他地方
评论 第299号2011年2月15日世界社会论坛、埃及和转型
评论 第298号2011年2月1日 第二次阿拉伯起义:赢家和输家
评论 第2972011115 民族自决?哪个自我?
评论 第296201111  衰退结束?谁拿谁开涮?
评论 第29520101215 普京开出了一个天价
评论 第2942010121  我们来谈谈贫困?
评论 第29320101115 巴西和美国的选举:相反的结果
评论 第29120101015 阿富汗:谁想接手这个负担?
评论 第2902010101 社会民主主义有没有前途?
评论 第2892010915 民主--无处不在?无处可寻?
评论288201091 仇外无处不在
评论 第2872010815 拉美左翼的矛盾
评论 第286201081 庞氏牌局 
评论 第2852010715 谁的税收在增加?
评论 第284201071 为什么麦克里斯特尔这样做?
评论 第2832010615 在世界萧条中无可选择
评论 第282201061 又见伊朗和朝鲜:边缘政策的危险
评论 第2812010515 解剖恐惧
评论 第280201051 欧洲正在爆裂?
评论 第2792010415 艾哈迈迪-内贾德说:谢谢你,美国
评论 第278201041 以巴僵局的赢家和输家
评论 第2772010315 左翼的古老悖论:谈谈巴西
评论 第276201031 希腊烂摊子,欧盟烂摊子,西方国家烂摊子,世界烂摊子?
评论 第2752010215 混乱成为日常现象
评论 第274201021 美国误读巴西的世界政策
评论 第2732010115 如何看待中国
评论 第272201011 美国的忧虑:先是德国,现又日本?
评论 第27120091215 作为黑人总统的奥巴马
评论 第2702009121 西欧和俄罗斯—走到一起
评论 第26920091115 奥巴马、布什和拉美政变
评论 第2682009111 阿富汗:输定了
评论 第26720091015 奥运会与地缘政治
评论 第2662009101 又见伊朗:各国都在虚张声势?
评论 第2652009915 美国国内政策和它的军事干预
评论 第264200991 火风暴即将到来   
评论 第2632009815 核扩散—假设…?
评论 第262200981 世界左翼和伊朗大选
评论 第2612009715 右翼还击了!
评论 第260200971 奥巴马的选择非常有限
评论 第2592009615 何种两国方案?
评论 第258200961 奥巴马对阵切尼,中间派对阵右翼
评论 第2572009515 贬值的美元
评论 第256200951 古巴和美国:缓慢解冻
评论 第2552009415 20国集团会议意义何在?
评论 第254200941 -巴:奥巴马的战争
评论 第2532009315 美国发生内战?
评论 第252200931 瓜德罗普:理解世界危机的暗匙
评论 第251 2009215 经济灾难的政治透视
评论 第250200921 再造美国:奥巴马的含混
评论 第2492009115 自杀编年史预告:以色列
评论 第248200911 古巴重返舞台! 
评论 第24720081215 巴基斯坦:奥巴马的噩梦
评论 第2462008121 伊拉克:第十三小时
评论 第24520081115 奥巴马的胜利—恐惧和希望
评论 第2442008111 伊拉克出现严重后果?
评论 第24320081015 萧条:长时段展望
评论 第2422008101 玻利维亚:右翼的失败
评论 第2412008915 世界地缘政治新秩序:第一幕结束了
评论 第240200891 北约在格鲁吉亚事件后能否继续存在?
评论 第2392008815 地缘政治象棋:高加索一场微型战争的背景
评论 第238200881 阿富汗:奥巴马总统面前的暗礁
评论 第2372008715 “增兵”伊拉克效果如何?
评论 第236200871 当恶棍决定搞外交的时候
评论 第2352008615 奥巴马的胜利?胜多大,行多远?
评论 第234200861 伊拉克战争将如何结束?
评论 第2332008515 拉丁美洲左转了多少?
评论 第232200851 美国政治中的种族、性别和阶级:何新之有?
评论 第2312008415 法国重返北约?真有其事吗?
评论 第230200841 华尔街果真以贪婪为本
评论 第2292008315 当亨利•基辛格发话时
评论 第228200831 他能改变什么?
评论2272008215 一走了之:危害最小的选择
评论 第226200821 2008年: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死亡
评论 第2252008115 肯尼亚:稳定的民主还是分崩离析?
评论224200811 萨帕塔成就了什么?
评论 第22320071215 大逆转?关于伊朗的国家情报评估报告
评论 第2222007121 错误选择还是媒体圈套
评论 第22120071115 普京想要什么?
评论 第2202007111 两国方案的最后一次提示?
评论 第21920071015 日本、美国和世界经济
评论 第2182007101 伊拉克与美国大选
评论 第2172007915 准备打伊朗?
评论216200791 越南类比
评论 第2152007815 安息吧:核不扩散
评论 第214200781 穆沙拉夫能否坚持不倒?
评论第2132007715 普京魅力
评论 第212200771 巴勒斯坦问题上的赢家和输家
评论2112007615 导弹防御系统:胡思乱想还是合理目标?
评论 第210200761 结束伊拉克战争:两个不同的方案
评论 第2092007515 法国:戴高乐主义的终结?
评论 第208200751 非洲,2057
评论 第2072007415 欧洲,2057
评论 第206200741 阿富汗是下一个?
评论2052007315 气候灾难:采取行动的三个障碍
评论204200731 文字游戏还是第一步?美朝协议
评论 第2032007215 布什闷头前冲打伊朗?
评论 第202200721 世界社会论坛:转守为攻
评论 第2012007115 埃塞俄比亚骑虎弄险
评论200200711 伊拉克新战略是什么?
评论 第19920061215 墨西哥的动荡:起义还是内战?
评论 第1982006121 教训?越南、印尼和伊拉克
评论 第19720061115 所有失败的制造者
评论 第1962006111 朝鲜乱局:谁从中得益?
评论 第19520061015 一个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将带来怎样的变化?
评论 第1942006101 罗马教皇复兴基督教的三个战略
评论 第1932006915 中东的隐患
评论 第192200691 负隅之虎:危境在前
评论 第1912006815 军事大国输掉战争的五个原因
评论 第190200681 以色列能达到什么目的?
评论1892006715 朝鲜令何人受到刺激?
评论 第187 2006615 拉丁美洲是如何左转的?
评论 第186200661 21世纪是谁的世纪?
评论 第1852006515 隔离墙和世界
评论 第184200651 美国与中国:彼此防范的对手
评论 第1832006415 袭击伊朗:他们真想动手?
评论 第182200641 移民:对反弹的反弹?
评论 第1812006315 美国和印度:新密友?
评论 第180200631 山雨欲来风满楼
评论 第1792006215 伊朗与核弹
评论 第178200621 双庆埃沃?
评论 第1772006115 沙龙的幻觉
评论 第176200611 2005年:布什权威的崩溃
评论 第17520051215 在伊拉克丧失了斗志
评论 第1742005121 法国骚乱:下层阶级造反
评论 第17320051115 美国对阵拉美
评论 第1722005111 布什先生的噩梦
评论 第17120051015 滑坡
评论 第1702005101 撤军战略
评论 第1692005915 卡特里娜:无能和衰落的政治
评论 第168200591 左派正在加剧分裂?
评论 第1672005815 美国输掉了伊拉克战争
评论 第166200581 美国、印度和中国
评论 第1652005715 萨帕塔:第二阶段
评论 第164200571 布什先生的战争
评论 第1632005615 解析法国对欧盟宪法说“不”
评论 第162200561 玩火:美国、伊拉克和伊朗
评论 第1612005515 普京的外交胜利
评论 第160200551 千刀万剐
评论 第1592005415 天主教会与世界
评论 第158200541 布什的地缘政治遗产
评论 第1572005315 东亚与世界:未来几十年
评论 第156200531 美国和欧洲:准盟友
评论 第1552005215 核俱乐部增添新成员
评论 第154200521 中国走向统一?
评论 第1532005115 阿拉法特之后,阿拉法特第二?
评论 第152200511 布什与世界:第二任期
评论 第15120041215 中国和美国:竞争中的地缘政治战略
评论 第1502004121 选举,选举,选举
评论 第14920041115 美国2004年大选
评论 第1482004111 中东乱局—未来五年展望
评论 第14720041015 全民公决
评论 第1462004101 伊拉克之后是伊朗?
评论 第1452004915 美国在伊拉克实现了什么目标?
评论 第144200491 既不怕也不爱?
评论 第1432004815 变化中的东亚地缘政治地位
评论 第142200481 美国总统大选入门
评论 第1412004715 美国向何处去?
评论 第140200471 中东的地缘政治动荡
评论 第1392004615 土耳其加入欧洲?
评论 第138200461 丑闻连丑闻
评论 第1372004515 1945年至今的美国和欧洲
评论 第136200451 美国撤出?
评论 第1352004415 美国正在输掉战争
评论 第134200441 西班牙、欧洲和布什先生
评论 第1332004315 海地:两百年政变
评论 第132200431 核扩散外交:国家玩的游戏
评论 第131号 2004年2月15日 陷入泥沼的战时总统
评论第130号2004年2月1日 世界社会论坛力量壮大
评论 第1292004115 两份报告的故事
评论 第12720031215 自由贸易的模糊性
评论 第1262003121 伊拉克的未来
评论 第12520031115 什么是伊拉克问题上的现实主义?
评论 第1242003111 玻利维亚、布什和拉丁美洲
评论 第12320031015 奥萨马的胜利
评论 第122: 2003101 坎昆:新自由主义攻势的崩溃
评论 第1212003915布什在国内陷入困境
评论120200391 巴西与世界体系:卢拉时代
评论1192003815 圣公会教徒,北方和南方
评论118200381  萨达姆已经失败了吗?
评论1172003715布什何时下台?
评论116200371 关于失踪武器的常识
评论1152003615 此路不通
评论114200361 精神错乱,还是政策?
评论1132003515 帝国和资本家
评论第112200351 西方世界是否仍然存在?
评论1112003414震撼和敬畏?
评论110200341 开端的结束
评论1092003315 布什孤注一掷
评论108200331 余震
评论1072003215 正义战争
评论106法国是关键200321
评论105:伊拉克战争能避免吗?2003115
评论104:未来十年的东北亚地区200311
评论103: 多边主义政治20021215
评论102: ACIU!大难临头,布什却歌舞升平2002121
评论101: 布什:恐惧战胜了希望20021115
评论100: 卢拉:希望战胜了恐惧 2002111
评论 第99: 从长时段看美伊战争 20021015
评论 第98: 决议战 2002101
评论 第97:  9/11,一年之后 2002915
评论96:  乔治•W•布什:奥萨玛•本•拉登的总代理人号200291
评论95: 英国与现代世界体系2002815
评论94: 日本与现代世界体系200281
评论93法官、陪审团和骑兵2002715
评论 第92:先发制人:政治和道德赌注200271
评论 第91: 前提条件、权力与和平2002615
评论 第90移民 200261
评论 第89以色列/巴勒斯坦:情况越来越不妙2002515
评论 第88一场法国地震?200251
评论 第87蔑视:超级大国管用吗?2002415
评论 第86伊拉克:大国如何把自己搞垮200241
评论85以色列/巴勒斯坦:能否实现和平?2002315
评论 第84北约为何存在?200231
评论 第83达沃斯对阿雷格里港:比赛第二场2002215
评论 第82阿雷格里港,2002200221
评论 第 81 : 21世-未来5Jan. 15, 2002
评论 第80:  21世纪:未来6个月  200211
评论 第79 : 鹰派突袭Dec. 15, 2001
评论 第78:   俄国,20012001121
评论 第 77 : 从现在起5年之后Nov. 15, 2001
评论 第76:   超级大国?2001111
评论 第 75 : 超级大国的两难窘境 Oct. 15, 2001
评论 第74:   结局不可能更不确定2001101
评论 第 73 : 当心!美国可能胜出 Sep. 20, 2001
评论 第72:  2001911日:为什么?2001915
评论 第 71 : 尊老?Sep. 1, 2001
评论 第70: 2001815 中国的未来,世界的未来?
评论 第 69 : 俄国加入北约?Aug. 1, 2001
评论 第68: 2001715 难以解决的冲突?
评论 第 67 : 欧洲:转折点July. 1, 2001
评论 第66: 2001615 真相、道歉和赔偿
评论 第 65 : 俄国:它在今天是否重要?June 1, 2001
评论 第64: 2001515 酷刑、历史和今天
评论 第 63 : 经济保守主义的局限性May 1, 2001
评论 第62: 2001415 我们非常抱歉
评论 第 61 : 美国的军事主义阵营 April. 1, 2001
评论 第60: 2001315 晴转阴?朝鲜的故事
评论 第 59 : 马科斯、曼德拉和甘地March. 1, 2001
评论 第58: 2001215 中情局对世界危险的评估
评论 第 57 : 达沃斯对阿雷格里港:世界足球杯赛?Feb.1, 2001
评论 第56: 2001115 世界和乔治•W•布什
评论 第 55 : 未来几十年的关键问题Jan. 1, 2001
评论 第5420001215 民主和投票
评论 第 53 : 不是砰的一声而是一声抽泣Dec. 1, 2000
评论 第52: 20001115 美国总统选举:期中报告
评论 第 51 : 诺贝尔和平奖和朝鲜统一 Nov. 1, 2000
评论 第50: 20001015 和平进程的崩溃
评论 第 49 : 欧盟怀疑主义政治 Oct. 1, 2000
评论 第48:2000915 联合国新千年
评论 第 47 : 美国大选和外部世界 Sep. 1, 2000
评论 第46  2000815 工会有没有未来?
评论 第 45 : 以色列-巴勒斯坦:能否实现和平?Aug. 1, 2000
评论 第44: 2000715 墨西哥大选:什么的胜利?
评论 第 43 : 20006月剧变July 1, 2000
评论 第42: 2000615 国家合法性衰减
评论 第 41 : 以色列的未来 June. 1, 2000
评论 第40: 联合国—它能维持和平吗?2000515
评论 第 39 : 核武冠军美国 May. 1, 2000
评论 第38: 弗拉基米尔,大俄沙皇?2000415
评论 37 : 今天的共产党是什么?April 1, 2000
评论 第36: 奥地利极右派:为何惊怪?2000315
评论 35 : 美国与中国:敌人还是盟友?March 1, 2000
评论第3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个秘密的激进分子?2000215
评论 33 : 原住民、平民上校和全球化Feb. 1, 2000
评论第32: 替代移民2000115
评论 31 : 逝去的百年, 逝去的千年Jan. 1, 2000
评论第30: 西雅图,或全球化运动的局限19991215
评论 第29医生:专业人员、商人、还是雇员?1999121
评论 第28: 韩国与核能力 19991115
评论 第27:   大学体系的未来 1999111
评论 第26: 如何保持领先地位 19991015
评论 第25墨西哥定时炸弹 1999101
评论 第24: 东帝汶:为什么我们现在才关注它?1999915
评论 第23:   我们维护谁的健康?199991
评论 第22: 枪支和持枪权 1999815
评论 第21:   企业家游击队199981
评论 第20: 19997151990年代世界经济清单
评论 第19克林顿-米罗舍维奇对局199971
评论 第18: 1999615曼德拉神奇
评论 第17战争,不能取胜和无法结束的战争199961
评论 第16: 1999515难民
评论 第15欧洲左派面临的隐患 199951
评论 第14: 1999415战争,战争,战争
评论 第13炸掉!199941
评论 第12: 1999315北约扩张
评论 第11恐怖分子、解放者、和其他人199931
评论 第10: 弹劾克林顿1999215
评论 第9世界和南斯拉夫199921
评论 第8: 保守政党的两难困境 1999115
评论 第7欧元199911
评论 第6: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19981215
评论 第5: 俄国和中国:孤独的巨人1998121
评论 第4: 萨达姆•侯赛因的战略 19981115
评论 第3: 日本在崛起还是在衰落?1998111
评论 第2: 欧盟起什么作用?19981015
评论 第1: 超级大国到底有多强?1998101

Back
Fernand Braudel Center Home page

Connect with Binghamton:
Twitter icon links to Binghamton University's Twitter page YouTube icon links to Binghamton University's YouTube page Facebook icon links to Binghamton University's Facebook page Instagram

Last Updated: 8/20/14